曾经以为,放下一个人会很简单。


可以没心没肺,可以故作洒脱,可以对酒当歌,花前明月。


但一个人的时候,突然的,思念和牵扯潮水一样的袭来,你不知道如何回答自己。然后让思念拍打离别的海平面,你站在潮汐中,脚下留下他的影子,但那人却从没再回来。


于是你问,如何忘掉一个人?


我想,最好的办法,就是不用找寻办法去刻意放下。因为很难,所以一切都变的简单。


而所谓的放下,就是面对喜欢的人和一段记忆时,就像面对一只坏了的水龙头,他静置在你身旁的一角,平时无关紧要,记忆和情感漏水了,也不用特别在意的去换一只新的,只需要拧一下即可,然后继续过自己的生活。


我的一位朋友,阿心,和一位长得小巧玲珑的女孩异地恋。


而最消耗元气的,无非就是两人相恋,却彼此不能相见。有好玩的东西,你没有在我身边,有旖旎的风景,你不能和我分享。火车票可以买到,但很多东西,都已在时光里给消耗掉了。


两人相恋将近一年,和平分手。


失恋后,阿心找我去附近的景点玩。两人在公交车上聊哪位女孩穿的更节俭。


聊了一会儿,两人都觉得,妈的,不能这么猥琐啊。于是收起眼神。


我问阿心,她还好吗?


阿心沉默了半天,只是轻描淡写一句,不知道。


我顿时明白过来,但不知道说什么好,于是默默无言。


阿心拿起手机,一个人盯着和前女友的短信对话。


短信都很简短,他就一条一条的朝上翻。直到翻到了相会的那一天,翻到了晚安的那一天,翻到了告白的那一天。


而他脸上的表情,一会儿想笑,一会儿想哭。但就是不敢再发过去一条短信,用温柔的声音说,你还好吗?


所以,只能细细品尝过去的片段。而每一条短信,都充盈着幸福,每一段文字,都夹杂着伤痛。


最后表情沉溺在温暖蛋黄一样的夕阳里。


2011年夏,我去县城,顺路拐到了W先生所在的家电维修店。


我坐在凌乱的破电器和电线废铁中嗑瓜子,看电视。W一个人默默的拧螺丝。拧到一半,W站起身,问我,你说,怎么样才能放下一个人?


青春剧里的男主角再次高冷的离开,雨哗啦啦的倾泄,女主站在风雨里,眼泪和雨水模糊成一片。


我继续磕瓜子,说,天涯何处无芳草,好汉谁吃回头草!!!我说的激情四射,以至于手部跟着抖动,洒落了一地的瓜子。


W先生笑着说,是吗?笑着笑着眼圈就红了。然后一个人背过身去,继续拧螺丝。


2014年,荔枝小姐找我去参加一位朋友的婚礼。荔枝脾气很好,关键是,人还好看。


婚礼结束的时候,荔枝的一位男同学,不是小鲜肉,但穿的干净整洁,长发飘逸,为人客气健谈,给人的印象挺好。


把荔枝送到很远的距离,才客气的离开。


坐在出租车上,荔枝对我说,那男孩曾经暗恋过我。


我说,是吗?


她搅着手指说,高中的他啊,是个典型的胖纸,坐在我后面,挺害羞的,但成绩很好。我经常问他些问题,他经常逗我笑。但他知道,我有喜欢的人,所以,一直没有表白。


我知道,或许不是不敢表白,是每一位胖纸,在遇到自己喜欢的人时,都会因为自己的体形,苦苦挣扎,不敢表露心迹。


因为太过美好,所以一切都小心翼翼。因为想让最好的自己站在你身边,所以等一等也没有关系。


男孩毕业后,和荔枝简单的告别,两人就分居异地。


男孩大学后参加各种社团活动,有空就跑去健身房,经常泡在图书馆。不变的是,一直和荔枝保持着联系。


而荔枝选择了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。在大学找到自己心仪的男朋友,毕业后没再考研,跟着男朋友去了一座简单的城市,两人一起打拼,去青岛拍婚纱照,接下来,顺理成章的领证,结婚。


你以为每个故事的结尾,都是皆大欢喜,但现实总会给你留点遗憾,但如果你曾努力过,生活会顺带着给你些惊喜。


男孩了解荔枝小姐有了男朋友后,默默的祝福,很少打扰。去重新了解一位新的姑娘,久处生情,直至两人呆在一起。


所以,曾经疯狂爱着的某某,如今变成了别人家的男女朋友。但没关系,你为了追上她的脚步,自己在变的更好的道路上奋力狂奔。


身边少了一个人,又多了一个人,没有好与不好,只有合适与不合适。


有点遗憾,但又带点惊喜。因为,这就是生活,或者说,更像生活。


后来,那些人都怎么样了?


阿心至今仍是单身,但再也不会躲避曾经那位牵手的女孩名字。和我在一块时,两个人,可以满心轻松地坐下来,聊起前任,聊起曾经在一起的甜蜜和争吵。


阿心嘴角上仰,对我说,现在终于不会把对方的朋友圈屏蔽了,偶尔也会和对方聊聊天,也只是聊聊天。


而阿心,也不会对过往提及太多,因为那些过去的,再没那么刻骨铭心了。曾经以为放不下的东西,终于可以就着酒笑着去讲。


就像在讲别人的故事。


而W先生,如今已经有了家庭,老婆脾气温柔大方,儿子白白胖胖很可爱。他新开了一家家电维修店,生意红火,生活简单。


而暗恋了荔枝多年的那位男孩,如今也马上考研结束,和大多数人一样,和女朋友一起在琐屑平凡的日子里打拼。


我想,这一切,都是时间的力量。情感悄无声息,结尾已完待续。


过去的爱恋已完,如今的喜欢待续。


所以,如果你现在,还在为了放下一个人苦苦挣扎,不要害怕,不用难堪。因为曾经以为最爱的某某,终有一天,也成为了一个路人,一个断片。一个深信无法逾越,但终于能随手翻翻看的日记本,旧相册。


有一个充满霉气的词,叫,那时候。


那时候,你就在我身边,微风吹在长青木上,阳光打在你的脸颊。一切都是怀旧的色调。我是曾经的我,你是曾经的你。


但现在,思念翻越了几个日夜,双蝶蜕化了几个轮回。我不会忘了你,因为你真实的存在过我的生活中,我不想否定我的生活。


只是,你是那时候,我想翻山越岭奔去的山头。但现在,走走停停,迂迂回回,我不想再长途跋涉了。


但你留下的每一处风景,都像一页书签,夹在我葱茏茂盛的时光书本里。我希望有一天,外面有风,阳光打在每一位行人脸上,我偶尔翻到这一页,能够哑然失笑,能够嘴角上仰,然后把它放在他该有的那一页,继续朝下翻。


仅此而已。